RanmaJen.Net @ Cafe International
深情角落

雙子座的我 | 人物 | 朋友 | 壘球 | 電影 | 歌詞




我喜歡的壘球

壘球是我最喜愛的運動。

小時候,哥哥買了漫畫鄰家女孩,我也跟著看,結果很喜歡這套漫畫。

直到上了中學,原來我的學校到了中四便可玩壘球,初接觸已喜歡上這種運動了。同班有一個同學也很熱愛這種運動的,他還有參加公開比賽,在班中大力推廣這運動。而我們為了參加班際壘球比賽,也很努力跟這位同學練習,不止在校內,還抽出時間一起在校外練習。本來不太團結的一班同學,為了共同的目標及興趣,變得融洽起來。雖然到了中六,我班同學大部份各散東西,那熱愛壘球的的同學也往外國留學,但我依然有參予班際壘球比賽,對此運動一直都抱有熱誠。

到了升上大學,還記得在大學迎新營的藝墟,同組的朋友問我想參加什麼活動,我毫不猶豫的說:壘球。而當中也有兩位同組朋友一起參加。這樣,我便參加了壘球會成為會員。

這也開始參予公開賽的一個新階段了。

相比起中學時期玩壘球,一切也變得要認真起來。手套、壘球、棍及制服等等裝備也要預備好。比賽制度也很嚴格。至於位置也要選好,不能再像以前那樣那麼隨意了。

我記得我最初是選擇做外野手的,打內野的位置反應要很快,我自問有點怕,所以還是選擇做外野手了。但後來因為隊中的投手離隊,投手的位置需要人補上,於是各隊員就選了我去填補這空缺。可能我是隊中花較多時間在壘球上的一個隊員,而且我亦不抗拒這個位置,畢竟這個位置在一隊中是很重要的,我也想挑戰一下自己。

第一年的比賽,真的輸得很慘烈。因為始終也是新隊,技術不穩、不夠經驗及沒有默契也是原因。不過,對於輸的主因,當然是投手的投球技巧了。因為投不了好球,其它球員有多好的技術也不能夠施展出來。所以,可以說好的投球技巧是壘球比賽的先要條件。

基於我的性格有點不服輸,我便更加勤於練習,參加訓練班及向師兄師姐們學習,經過一段時間後,技術也開始進步及穩定。練習期間,因為練習及比賽時會互相支持及提點,所以也開始和其它壘球會的朋友建立了很好的友誼。

但我隊的問題也開始出現,可能女孩對於運動的熱誠始終少了一點,又或者我的隊友們較集中於學業或其它事項上,我開始發覺隊中的凝聚力有點不夠,練習的人數也開始減少了。

做隊長的我,一到比賽前的時候就有點緊張,緊張不在於比賽時我的表現,而是我能否找到足夠的人數去比賽。一場壘球比賽一方需要至少九個人,不夠九個人的話是不能比賽,停一場會被罰款,停兩場則全隊會被取消資格。要找足夠九個人或以上,在當時的情況是很困難的。每一次比賽都要左找右找,要出盡辦法才有足夠人數比賽,那種緊張及擔心的情緒實在令人難以支持。

畢業後,因為在報館工作的關係,加班的時間實在太多,我的精神也有點疲累,有點不能兼顧壘球的事務。所以,雖然我還是很熱愛壘球這種運動,但是最後我也決定了離開壘球隊。反之,我的隊友們出來工作後,竟然能有較多時間花在壘球上。當時,某些隊員覺得我有點不負責任,因為我是隊中的唯一投手、又是隊長,這樣離去好像棄他們於不顧。不過,其實我暗中也有觀察及選出另一位隊員適合做投手及隊長的。但當時我並沒有選擇去解釋太多,因為我已沒有太多精神能夠花在這方面上了。

就這樣我離開了球隊,停止了壘球這項運動。

在之後的一年,工作上有了變動,我也轉去另一個部門,工作時間及性質也不同了。精神好了點,不再那麼疲乏。平時有時間也會去看朋友的比賽,每次觀賽時心情也很投入,當然是因為有朋友在比賽,投入感會較重,在加上自己畢竟是很喜歡壘球的,所以也心思思想再次投入壘球。

翌年,我又開始壘球這項運動了。

不再做隊長的我,感覺輕鬆很多,因為真的可以專心在投球技術及比賽上。

但打了半年,很不幸地在比賽時受傷,傷了左腳的肕帶,這次是我打了那麼多年壘球最嚴重的一次受傷。起初,找不對醫生,痊癒的速度很緩慢,我也很擔心。後來在朋友介紹下,找到了一個很好的醫生,這才安心下來。但在跛的這兩個月期間,真的很不開心,因為行動很不便,很多事也做不到。

媽媽也曾下令我在一年內不能打壘球。

但結果,腳痊癒了不到一年我便繼續打壘球。其實我也很擔心自己的傷患,因為我知道很容易再受傷,而且傷及舊患的後果真的是可大可小的。所以我一直也很小心,其實可能也有點陰影,在跑壘時也會特別小心,跑得不快的我就跑得更慢了。

而這一年很開心,因為公開賽的成績很好,得到獎牌及會升上甲組。儘管我認為我們的技術未能上甲組,但一班志同道合的人一起打壘球的感覺真的很不錯:因為大家也懷著共同目標而一起努力。

但接著我又再次受傷了,今次傷的是右肩。雖然今次的受傷不及上次那麼嚴重,但也不能做運動達至個半月之久。而且我擔心的是傷右肩給我的陰影比上次傷腳的大,因為壘球運動牽涉到太多手部活動了:傳波、打擊及投球。

所以,今次我是真的有點擔心。

再者,有一晚興致勃勃的收拾東西準備第二日練習壘球時,給媽媽看見了,他突然很認真的說:「再受傷的話,以後不准打壘球了。」我聽了後,真的像一盆冷水照頭淋。

陰影是一定有,但想不到壓力也接著來。

甲組的比賽已完結了,感覺很不錯。不錯是在於比我預期中的好,無論在表現上、甚至在全隊的士氣,也能給予我一種很舒服的感覺。當初,我很擔心,會因為全隊的技術與其它甲組的相差很遠,會經不起這打擊而士氣低落。幾場比賽後,我發覺我們的技術也不是那麼差。不過,當然我們也開始發覺了自己的弱點及不足了。我記得我第一場甲組比賽,心情很緊張,那種緊張就和我第一年踏上投手板時一樣,怕自己表現不好。不過,當發現放鬆心情才能有好表現時,就覺得自己太傻瓜了。而我近來練習期間也發覺放鬆自己,才能投出好球的道理﹝不過我也奇怪我為何那麼遲才發現,可能我一直是一個很容易緊張的人﹞。所以,希望自己能懂得怎放鬆自己便好了。

經過這一年的甲組比賽後,我們的球隊也暫時解散。

原因可能每個人也不同,有些人想選擇另一隊更好的甲組隊伍,有些人想放多些時間在學業或事業上,亦有些覺得累了,想休息一會。

至於我,也有隊友問我想不想加入另一隊乙組隊伍繼續比賽,我拒絕了。

其實原因有好幾個。

最重要的原因是,因為我的右肩傷患。我知道我的傳球姿勢一定要有所改善才能避免再受傷,只是我亦知道,經過那麼多年累積得來的錯誤姿勢不是一時三刻能夠改正過來。另外,年紀漸大以致體力下降也是不能否認的事實。而且,其實這些年來,我一直也想擁有多一些屬於自己的時間。由大學一年級開始,我放在壘球的時間實在很多,有時多到甚至令到自己透不過氣來。有時,想靜靜的享受一天假期也不可以,或者想和朋友郊遊一天,也抽不出時間來。

所以,今次隊伍的解散,對我來說也未尚不是一件好事。

不過,我知道,我對壘球的熱愛仍沒有減退。不做運動員,也可以做觀眾呢!這個我相信並沒有年齡限制的。:)